中國黨刊網 > 要論 > 正文

華為豎屏微電影《悟空》燃了!

作者:苗 春     編輯:胡桅可   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海外版    發布時間: 2019-06-10 14:56:58

11.jpg

華為豎屏微電影《悟空》,百度圖片。


12.jpg

《悟空》主人公張曉笛,百度圖片。


  5月23日11時17分,華為終端官方微博發布了蔡成杰編劇、導演,用華為P30 Pro裸機拍攝的豎屏微電影《悟空》,并配文:“是不是每個孩子都希望拿上金箍棒,成為像悟空那樣的英雄?”“這次,看一個小朋友的‘悟空夢’!”這部時長8分6秒的微電影,迅即得到網友們的叫好,在“六一”兒童節前后爆火。至6月3日晚24時,該片已被轉發12800多次,留言3200余條,點贊近25500次。網友紛紛表示:“塵封的童年記憶被《悟空》打開,還記不記得小時候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?”“《悟空》有點奇幻,很燃!很酷!”“鴻蒙初辟本無性,打破頑空須悟空!贊!贊!贊!”


  只想著講好故事


  蔡成杰告訴記者,這部微電影用了一個月籌備、6天拍攝,當時完全沒有想到會像現在這樣火,“我們在拍攝時只想著如何講好故事,沒有預計會有這樣好的傳播效果。”


  《悟空》講述了男孩張曉笛和悟空的故事。上世紀90年代,張曉笛用爸爸省吃儉用給他買的新鋼筆換了一張孫悟空電影票,被痛打屁股,心愛的悟空人偶也被爸爸扔出門外。他說走就走,離家尋找悟空,在叢林鉆木取火、斗蛇捕魚,歷練成長。后來他終于搭上去城里的車。然而城里已經飛速發展到令他不知所措。幸虧遇到了在城里尋子的父母,而兒時的孫悟空玩具,依然栩栩如生。


  孫悟空的故事屢被改編成影視作品,深受海內外觀眾歡迎。蔡成杰說,這次又選擇孫悟空題材,是因為從小孫悟空就是他們這一代人心目中的英雄。這部微電影多半講的是他自己的經歷。他小時候在農村,常常和小伙伴一起,打著手電筒翻山越嶺去看電影,看完回來的路上還興奮地沉浸在電影里。但是一轉眼就發生了這么大的變化,自己成了在都市拍電影的人,“好像時光折疊了”。


  蔡成杰還告訴記者,其實這部微電影是First青年電影展和華為聯合推出的“未來影像”板塊的作品之一,這個板塊的作品全部由青年導演創作,要求影片有一定的未來感。所以,《悟空》的故事線是一個孩子回到上世紀90年代再尋找未來,也就到了現在,從而突出時光轉變之快和華為發展之快。


  資深影迷、中國戲曲學院學生吉朗說,看《悟空》這部短片,一種后科技與后現代的質感撲面而來。短片延續了蔡成杰執導的口碑之作《北方一片蒼茫》中鄉村對于城市中的種種不適與窘況的體察,在這部短片中更具趣味性和調皮感。


  中國藝術研究院影視系副研究員劉藩說,應該熱烈歡迎華為進入影視視頻制作和放映行業。目前,國產電影后期制作使用的軟件、放映機的芯片都受制于歐美。華為這樣有專業研發力量和技術積累的民族企業加入電影業,使我們今后有可能采用自己的技術,這是民族電影業的福音,令人期待。


  為什么要豎屏


  顯然,《悟空》的“豎屏”是它最醒目的標簽。我們早已習慣了橫幅、橫屏觀看影視作品或者視頻,認為橫幅更符合人類視覺習慣,這部短片為什么要標新立異呢?


  蔡成杰表示,世界美術史上早就有豎幅畫作,具有相當的美感;各種海報往往也是豎幅的,能夠很精準地表現事物。另外,手機本身也是豎幅的,用它拍攝比攝影機輕便靈活;豎屏劇作為新生事物,近來也獲得了較大關注和發展。他希望通過這部短片,探索建立更多視覺可能,尋找傳統的、古典的同時也是油畫似的、海報似的美。“這是重新建構的過程,也是嘗試探索的過程。”


  他介紹,由于豎幅沒有左右只有上下,拍攝時攝影、美術、置景等都做了特別的布置,比如在電視機上放置相框,兩個小孩對話不能一左一右站立而是一上一下。“創作的動力之一,就是探索和嘗試的新鮮感:比如把手機掛在樹上拍,扔在火里拍,放到桶里滾著拍。”最終,蔡成杰覺得找到了呈現豎幅美感的方法,也做到了豎幅畫面和故事契合。


  更為難能可貴的是,這部微電影品質精良。蔡成杰表示,《悟空》是按照電影短片的標準而非廣告的標準來創作的,除了拍攝時換了拍攝手段,使用了華為手機而不是攝影機,其余各方面和電影是完全一樣的,采用電影劇組的建制、電影的故事和文本,聲音、調色也都是在電影棚里做的,“并不是用手機拍攝的微電影就必然粗糙”。


  拍完這部微電影,很多廣告公司來找蔡成杰拍廣告,被他一一婉拒。“邀請方總說:這不就是華為P30 Pro的廣告嘛,每一個蘋果手機的新型號面世,也有知名導演用來拍一部電影短片。我只能一再聲明,我不是廣告導演,我和華為不是甲方乙方的關系,華為沒有就影片創作給出任何規定和修改意見,只提供了4部手機、一臺電腦供拍片使用。”蔡成杰說。


  為時代負一些責任


  網友們熱衷對《悟空》進行解讀,比如,認為主人公張曉笛就是現實中的華為,張曉笛不顧一切要進城追尋孫悟空的過程,像極了華為30多年來不顧一切的執著奮斗。張曉笛搭乘的貨車司機穿著潮牌“妖精”服裝,“妖精”被網友們認為是指代美國。甚至有人猜測:張曉笛獲得的新孫悟空電影票放映日期是2019年9月22日,很有可能是華為面向下一代技術而設計的操作系統“鴻蒙”的面世日期。


  蔡成杰當初創作時是不是這樣考慮的?蔡成杰說,“我想表達的一切都在作品里了,觀眾的任何解讀都是正常的。”


  很多人認為,近年來的許多國產影視作品,包括《湄公河行動》《戰狼2》《流浪地球》等,寄托著我們的民族精神,傳達著大國崛起的意志,這次《悟空》的燃爆狀況,也與人人愿意支持民族企業的情懷和眾志成城的決心有關。蔡成杰說,“我是一個普通的電影創作者,生活在這個時代,就必然傳達時代的聲音。我們的作品用鏡頭講故事,如果能以這樣的方式與時代發生關聯,為時代負一些責任,我感到很開心。”


相關文章

熱門推薦

黔ICP備13004279號-3
Copyright ?當代貴州期刊傳媒集團主辦
水果大战木乃
23彩票软件 足球比分90vs足球 113彩票官网 捕鱼游戏财神发发发技巧 金星彩票是正规的吗 时时彩技巧心得体会 久丰国际登陆 pk10不管怎么玩都是输 极速时时开奖主页 时时彩遗漏 11选五胆拖投注价格表 pk10赛车两期计划群 ag真人限红是什么意思 重庆时时龙虎代理平台 福建时时开到几点 排列三怎么杀二码组合